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分割 > 正文

经典案例:万舟律所邢淼律师帮助当事人在没有房产证的情况下,分得两套拆迁房

2020-07-21

陈某与曹某结婚多年,育有一女,夫妻俩带着孩子,一直住在婆婆熊某家,虽然说不上富裕,日子倒也过得实在。2016年,一家五口所住地刚好被划为政府拆迁范围,全家商量后,决定掏出部分存款,补齐剩余面积,一共置换了四套房屋。好景不长,2017年,因为感情不和,陈某与曹某离婚,女儿判给了陈某抚养,母女俩在外独自租房居住。离婚案件中牵扯到拆迁房分配时,一般都是双方私下协商解决或另起案由上诉。想给双方留最后一丝颜面的陈某,离婚后主动上门协商,却没想到熊某当面拒绝,告知陈某想要房子没有任何可能。陈某自己可以忍受,却不想让孩子一直生活在出租屋内,思来想去,最终决定动用法律的武器,拿回自己应得的房产。


经过多家比对,陈某最终决定委托邢淼律师全权代理此案,希望能够得到一套房产,母女俩得以栖身。涉及到拆迁的婚姻家事案件之所以特殊,是因为大多数拆迁后的安置房,都没有及时下发房产证,而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中则明文规定,法院有权对没有房产证的涉案房屋不作处理。换句话说,即便邢淼律师可以顺利起诉,准备充分证据,法院也是有可能一锤定音,拒不处理。


为了顺利帮陈某拿到房产,邢淼律师依据多年经验,先是向熊某一家及房屋的承租方发出告知函,将陈某权益通知到位,方便后续的操作。但熊某一家始终拒绝出面,同时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拖欠原本应当支付的抚养费。此时的邢淼律师却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相关材料,经过多方确认,最终邢淼律师根据当年拆迁政策的文件,确定了陈某母女应得的安置面积,结合房屋目前租赁状况,锁定了四套房屋中最合适争夺的两套房产。随后,邢淼律师向法院提起了分家析产纠纷的诉讼,要求熊某一家返还陈某拆迁房中两套房产的居住、使用权。然而在调查取证的过程中,邢淼律师却再度碰上难题。因为原拆迁房的户主是熊某,所有的拆迁手续都集中在熊某处,无法收集。为了有理有据的主张权益,邢淼律师多次前往当地拆迁办,几经周折,通过各种渠道努力搜集证据。经过多次反复沟通,最终邢淼律师搜集到了关于当年房屋拆迁补偿的大部分证据内容,向胜诉又前进了一步。


开庭当日,熊某一再辩称,回迁安置所有的房屋是用其本人以前的房屋拆迁置换的,只是计算了陈某母女的人头数目,不存在陈某母女应当分得房屋一说。同时,熊某的代理律师提出建议,认为涉案的两套房屋房产证还未下发,法院不应当分割。对于这样的狡辩,邢淼律师提出,虽然我方拆迁利益因婚姻而取得,但不却因离婚而丧失。涉案安置房屋目前虽尚未办理所有权登记手续,但不影响陈某母女根据实际情况主张分割相关权益,并且所有权本身包括占有、使用、收益、处分权利,我方主张对房屋的居住、使用权有法有据。最终一审法官支持了我方诉请,在没有房产证的情况下,将涉案两套房屋的居住、使用权判决给陈某母女。熊某不服,随后提起上诉。


出乎邢淼律师意料的是,二审法官在庭审现场对陈某应当持有房屋的居住、使用权并无异议,却对涉案房屋的数量有自己的主张。二审法官认为,一套房屋能够满足陈某母女居住、使用的基本需要,无须再多分得一套房屋,直至庭审结束,法官都始终坚持己见。看起来案件似乎进入了另一条死胡同,但邢淼律师没有放弃,一遍又一遍的前往二审法院当面找法官沟通,抓住判决书还未下发的空档,做最后的努力邢淼律师将陈某母女的实际情况一点点与二审法官解释,结合本案的特殊性,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向二审法官不断阐明要害。最终,在邢淼律师的不懈努力下,二审法官最终改变了想法,支持了我方诉请,陈某母女获得了涉案全部两套房屋的居住、使用权。


生活并非电视剧,一对佳偶走到陌路,只是这段婚姻万千结果中的一种而已。人们也许不能选择结局,却可以选择对待结局的态度。有的人选择放弃争取,却始终愤愤不平;有的人破釜沉舟,最终夺回了属于自己的那一份。而对于婚姻家事律师来说,他们寻找证据,摸索切入点,即便被法官一再否认,也要赌上努力,最后拼一拼。因为他们深知,手上办理的并非仅是案件,而是他人后半生的人生。


15256965451